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莹的博客

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除却天边月,没人知。

 
 
 

日志

 
 
关于我

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太原诗人协会会员,《山西日报》《太原日报》《山西政协报》《人民代表报》、《都市》《山西青年》、《山西乡土文学》《中条山报》《参花》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痴爱文字,唯文字为我精神食粮!

网易考拉推荐

《病房 我们仨 》 (梦莹原创)  

2017-01-22 16:03:0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病房    我们仨 》      (梦莹原创) - 梦莹 - 梦莹的博客

   题记: 苦难是黑色的眼睛,让亲情与爱情在暗夜中明亮,磨难,是上帝送出的礼物。


儒雅的张阿姨

 

张阿姨出生书香门第,74岁了,虽说躺在病床上已经三个月了依然能从那张憔悴的脸上看到当年的美丽风韵,大大的双眼皮,一脸的慈祥与安静,很少说话,一直拿一本过期了的意林在看,我是一个非常喜欢看书喜欢文字的人,这让我对张阿姨有些惺惺相惜。

 张阿姨不时的把头扭过来看看我,那眼神似在探寻:你不像病人啊?我对阿姨微微一笑,告诉阿姨我来取掉腿里的钢板,阿姨不言语,点点头,继续看她的那本意林。

阿姨有三个孩子,一个女儿,两个儿子,我住院一周没见来过女儿一次,没听见一次电话,大儿子政府部门工作,说是单位需要,必须对工作负责,舍小家为的是大家,于是名正言顺的不用陪侍,小儿子,少年宫围棋教练,高大帅气,40岁了,单身,他是伺候母亲的最佳人选,服伺倒也很周到。就是脾气急躁,动不动就呵斥,像教训他的学生一样。

张阿姨因为摔倒导致骨盆骨裂已经躺了三个月了,似乎有一点老年性痴呆,康复的无望和疼痛让老人对依然能站起来已经绝望,她不在做康复,儿子在就应付,儿子走了护工怎么央求也不会动一下,温顺儒雅的脸会突然吼一嗓子:躲开,别烦我。让我突然的震惊,感觉那个发怒的老人不是张阿姨了,时间久了,腿上神经开始萎缩,褥疮不能及时愈合,儿子呵斥她,张阿姨一脸的无辜,不做一句解释,只是不时的长长的出口气,晚上,也许是疼痛肆虐,也许是阿姨想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释放一下自己,也许是阿姨在噩梦中辗转,“妈妈救我,妈妈救救我”一声声苦苦的哀求声让我无法入眠,心说不出的酸楚,生儿育女无奈如此?

 《病房    我们仨 》      (梦莹原创) - 梦莹 - 梦莹的博客

 

可爱的林阿姨

 

林阿姨今年73岁,因为走路风风火火的,不慎摔倒胯骨骨折,手术已经二十多天了,在康复。林阿姨大大的眼睛,开朗健谈,儿子老伴都宠着哄着,一脸的幸福。老伴赵叔叔一边给她按摩一边说:“俺伺候你是应该的,你别娇气”“俺就娇气了,你有本事让俺别娇气”满口河北味的老两口像刚结婚的小夫妻不时的打趣,逗得病房的人一个个偷笑,“你翻翻身,活动活动”赵叔叔怕老伴一直一个姿势会生褥疮,总是不停的给林阿姨按摩翻身,但是疼痛让阿姨拒绝活动,“俺就不翻,俺翻不动”林阿姨一边撒娇一边装出哭腔,叔叔像哄小孩一样乐呵呵的说:“让你叫哥哥你不叫,看疼了吧”,“俺就不叫你哥哥,叫了也不好,还疼”,一屋子的人被老两口逗得笑出了眼泪,而这些眼泪有多少是欣慰,多少是羡慕,多少是嫉妒,又有多少是感叹这份不离不弃的真情,真正的爱情永远不会沦陷,它只是以另外一种爱的形式存在,很多人说年龄大了,老了,不知道什么是爱情,爱情是年轻人的专利,看到林阿姨和赵叔叔,我说,这就是爱情,美丽的爱情!

《病房    我们仨 》      (梦莹原创) - 梦莹 - 梦莹的博客

  

苦难的萍

 

2015827日早晨,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打破了我安静的生活,内外脚踝,腓骨三处粉碎性骨折,三个月的卧床,一年多的辛苦康复,终于在没有人能看出我曾经跛足,然而必须面对的是得二次手术取掉钢板,怀着对手术的恐惧,对疼痛的惧怕201719日,我住进医院,丈夫陪侍,第一天入院只是术前例行检查,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开始烦乱,希望有人陪我说话,希望能排除内心的恐惧,而他回家了,一个人看着天花板木木的发呆,心里五味杂陈,他的心好大,什么都可以放得下。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做好一切准备,我像战斗士一样,装的非常冷静,然而还是不停的拉肚子,换好病服,我在大姐的陪伴下走进手术室,躺在手术台上满手都是冷汗,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很快的,很快的”我哀求麻醉师让我睡觉,因为我怕听到金属器械的声音,麻醉师笑着说,“看你那个胆吧,都经历过了,没事的哈,马上让你睡觉”一个小时后手术顺利做完,我被推出了手术室,我用微笑告诉家人我安好如初,其实手里还攥着冷汗呢。

麻药劲过去疼痛开始肆虐,腿像被锯掉 一样,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那是怎样一种折磨,我再次与疼痛对抗,第一天,没有喝一口水,他说:“你又没要喝”,我一脸的无奈看看他,他说:“我又不渴”,一杯水端来了,细心的插了吸管,告诉我不烫可以喝,我放心的贪婪的吸一大口,“烫····”我两眼生泪,他一脸无辜“我不是故意的”晚上洗漱一盆热水端来,“洗吧”,看看热腾腾的水我不敢下手,怕把自己本就皱皱巴巴的脸烫成核桃皮,他说“一点不烫,洗洗就凉了”,我笑不出,装都装不出笑容。麻药反应,疼痛折磨,加上病床的坚硬,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难受,一会儿躺着一会儿坐着,一会儿想爬着,总是提前放手,于是我的脑袋次次和床帮亲密接触,他说“我不是故意的”我无话可说。没有胃口我就想喝最爱的白米粥,他说“有什么好喝的,不爱喝”一会儿快凉了的老豆腐回来了,我想吐······一个我伺候了二十多年的人原来如此的没有一点照顾人的能力,是我教育无妨啊!

病房,人间百态,五味杂陈。最让人感到因为有救死扶伤的医生而充满希望的地方,却让我体味到了人性,亲情,爱情的重量,虽说冬天一定会过去,春天就在心里,但是遗落在冬天的积冰需要多少阳光啊?需要怎样的阳光才能消融?

《病房    我们仨 》      (梦莹原创) - 梦莹 - 梦莹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